神器向日葵免费下

柳立志最近很志得意满意气风,随着电脑价格战的开启,他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自己刚开始创业时候的日子,不管多辛苦多累都是干劲十足。

就这几天时间,柳立志约见了至少五个厅级以上领导,十多个大型跨国企业和证券金融机构老总,促成了很多几十万的大订单,公司的营业额以肉眼可见的度疯狂飙升,不过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就赚到了以前公司半年甚至一年才有的收益。

不仅如此,他的势力扩张也非常有成效,他在燕京滨海和南江收编了很多其他的电脑公司,拓展了很多稳定的销售渠道,通过这些渠道,就算结束了价格战,每个季度也能为未来集团带来过百万的纯利润进账。

至于因为自己把控芯片渠道上调芯片价格,让一些渠道商和同行嫉妒,甚至他们还可能联合起来对付自己,柳立志并不在意。

正所谓不遭人妒是庸才嘛,越是有人嫉妒自己,那越是代表自己事情做的越好!

而且现在自己手里握着芯片的定价权,国的基本盘自己都已经基本掌握了,政府机关和证券金融机构也都认可了自己的电脑质量,一些小鱼小虾能翻起什么浪来?

最多要不了半年,国的基本盘就能完定型下来,到时候自己就是国第一也是唯一的个人电脑企业。

这样的想法让柳立志相当惬意,看来还是在国外找了靠山好呀,只要自己一直掌握着那些芯片的渠道,在国内享有定价权,就能轻松掌握整个市场,谁也不是自己的对手。

在这一瞬间,柳立志甚至想到了在未来,未来集团真的雄霸了天下,不仅能随意定价国内的电脑,哪怕自己再怎么阉割国内电脑配置,再怎么拿国内市场的盈利去补贴国外,甚至在世界专利标准的投票不投给自己国家,都没人能拿自己怎么样。

自己还可以在杭城创办了河畔大学,笼络了一批国内的商业精英,形成了另一类的商业联盟,让自己无论怎么做都立于不败之地了。

国内市场一片骂声?无数网民在网上在大街小巷骂自己?那又怎么样?消费者都是很贱的,只要你随便打个折,平时那些骂自己最狠的家伙,到头来还不是腆着脸过来给自己送钱?

但是突然的,一道闪电划过,把柳立志的美梦给劈得粉碎,一个年轻的面孔在柳立志的眼前浮现,让他咬牙切齿的“周铭!”

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

是的,要说柳立志还有什么担心的,就是那个周铭了,虽然柳立志反复考虑并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遗漏,但他心底却仍然有一丝担心,毕竟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算中心和华芯这样的公司,周铭也是说弄就弄出来了,天知道他还会给自己闹出什么幺蛾子。

或者……也许是我自己多虑了?毕竟形势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算周铭也没办法了吧?

柳立志心里这么想着,然而现实却很快狠狠给了他一巴掌,就听他桌面上的电话响起,柳立志接通电话,传来

总经理杨方元的声音“董事长不好啦!你快看现在的新闻,飞船公司那边出事啦!”

柳立志一个激灵的起身,他放下电话马上打开了办公室里的收音机和电视,就看到飞船公司正在召开的新闻布会。

飞船公司的董事长张海侃侃而谈,大声谈着关于电脑市场的现状,也谈到了未来集团,说未来集团的配置透明化,是给市场开了一个好头,但是未来集团掌握着所有进口芯片的渠道,这就是又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了,这种形势显然是不利于市场展的。

张海还说未来集团动的价格战更大程度上也并不是为了整个市场的良性展,而是为了打击异己,排挤一些小的电脑公司搞垄断,所以飞船公司就是要站出来帮助那些受到排挤的友商,使市场竞争良性化。

张海最后说他是要让世界知道,华夏的民族企业不仅有未来,还有飞船!

“我去尼玛的张海!你他吗是什么东西居然敢跟我作对?”

看着电视里张海对未来集团的挑衅,柳立志当场就爆了,他抓起自己办公桌上的杯子狠狠砸在那台大彩电上,出哐啷的声音。

砸烂了自己的彩电,柳立志才想起来自己和杨方元的电话还没有挂断,但他现以后却反而不急着挂断,而是仿佛什么事情没有生一般再拿起来“杨总,这个事情是你的失职呀!”

简单一句话,立即让杨方元在电话那头紧张起来,连连向柳立志认错,表示是自己事先没能调查清楚。

柳立志对他说“之前的事情怎么样都不追究了,接下来你要重点跟进这个事情,调查清楚他们的合作伙伴,我猜想这应该是那个周铭在背后支持的,那么接下来给他们的芯片,任何芯片,一个都不要给他们!”

杨方元那边立即点头说好,然后马上去行动了。

飞船公司的这次新闻布会轰动了国,因为事情是摆在台面上的,谁都明白飞船公司在这个时候突然召开这样的新闻布会是意味着什么,之前未来集团的布会开启了个人电脑的价格战,那么现在飞船公司就是来应战了。

飞船电脑也并不掩饰自己的做法,在新闻布会上,飞船电脑也同样布了自己新型号的品牌机电脑,不仅和未来电脑一样公布了配置清单,甚至在价格上还要更低一筹。

与此同时的,在燕京的中关村和南江的华强北等电脑商场,一些商铺也都打出了飞船电脑的广告,很多原本做其他品牌电脑的经销商,或者原本有自己品牌的电脑公司,他们也都改换成飞船电脑了。

对柳立志和杨方元来说,他们开始对飞船电脑虽然愤恨,但却并不见得真当威胁,毕竟一方面未来集团现在垄断了国内的芯片渠道,自己能持续的从国外进口芯片,而周铭的华芯却还不能做到这样的量产;其次也是最重要的,是自己通过之前的收编,掌握了大量单位渠道,有这些做保证,飞船电脑拿什么比?

正是这样的原因,尽管飞船电脑这个布会搞的很红火,也的确带起了不小的节奏,但在圈内却并不被人看好,直到周铭打出了第二张牌。

结束了新闻布会以后,飞船公司的董事长张海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南江的南湖酒店,因为下午这里将召开一次决定飞船电脑生死的会议。

张海清楚的记得周铭给他的交代一次布会对未来集团的威胁无足轻重,重要的是我们的营销策略!

尽管张海很不服气,却也不能不承认周铭说的是事实,现在未来集团那边掌握芯片渠道,又掌握了那么多渠道商,据他了解在之前几天,就打通了和机关单位还有证券金融那边的关系,销售了很多,自己的飞船电脑目前来说还是个二流电脑公司,就算接纳了那么多渠道商,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和未来集团抗衡的。

也是这样的原因,让张海十分好奇周铭究竟有怎样的营销手段,能扭转这样的局面。

带着这些疑惑,张海很快赶到了南湖酒店的会议室,周铭和其他渠道商都已经等在这里了,其他不能到场的经销商也已经连上了电话。

张海一边向大家致歉,一边快走进了会议室坐下,他看了看会议室,这里除了有他们的经销商,张海还看到了几个熟面孔,那个是……曹家的曹建宁?还有南江展银行的罗韩?这是什么情况?

没时间给张海细细品味,周铭在张海到场以后很快开始了会议。

“就在今天上午,张董已经召开新闻布会,布了新的飞船电脑,要跟未来电脑打价格战,但是我们都知道,以飞船电脑现在的状况,是不足以和未来集团正面硬碰的,毕竟未来集团收编了国内大部分的销售渠道,我们有机会从中挖出一两条来,但效果不会太理想,所以我们得另辟蹊径。”

周铭接着说“我的想法是,既然未来集团他们很希望做机关单位和机构的团购项目,那么我们就把主要精力放在个人电脑的零售上来。”

听到周铭这么说,整个会议室里哗然一片,大家都纷纷质疑周铭的策略,表示现在电脑的价格太贵,一般人根本不会买的,这样的想法就是在白费力气,还是要跟未来集团在团购渠道上下功夫才对。

不过随着周铭接下来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闭嘴了。

“如果百元电脑抱回家呢?”周铭说。

刚才大家都还只是怀疑,现在周铭这么说,所有人都震惊了,所有人都两眼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周铭,都觉得周铭是不是疯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周铭自己也乐了“我知道你们一定都在怀疑,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的精神很稳定,至少没有到要疯的地步,因为百元电脑抱回家,就是我们和未来电脑争夺个人零售市场的一个重要法宝,这也是我邀请招行和南展两大南江银行负责人到场的原因。”

“我要做分期付款买电脑!”周铭说。